末途

椷南:

王者荣耀诸葛亮单人企划二宣东风携桃行
主催:椷南  @椷南

明信片组画手:躲虎虎  @躲虎虎  /阿攻  @阿攻-自古人间不值得  /jin  @-JIN-snow  /冷华  @拒绝起床跑操  /宿莽  @♪  /扶桑  @扶又又又木   /摇光 @FluctLight_涨罐摇光  /纽扣  @梅菜扣肉  /团子  @菌团子  /薄九笑  @薄九笑 

挂件画手:泊远  @泊远
立牌画手:三诺  @学前教育
徽章画手:票风  @小票风 
信封赠品写手:鹿鸣   @鹿鸣 
特典组
特典挂件徽章画手:烧瓶  @第三瓶苏打水 
特典信封写手:陈亦从  @陈亦从 

信封图案画手:刺山球鲤也  @刺山球鲤也 

宣图:宿莽 @♪

这次明信片多增加了两位画手啦:-P!宣图会迟到但是不可能不到XD,二宣也抽一位送一套~求扩散记得评论!!
发的急急忙忙宣图有些小问题哭了😭😭

回血的羊子君:

出本抱歉!不拆。


451太太小说70(全新带明信片)


左上50 右上30(八成新)

名字:

暂tag抱歉

出图上本子

451:国王游戏+枕上十年事

长夜:同居有风险+脑内有坑

犬型:两本折本
葛藤:再录集、日刊x1
tare:日刊x1
练物:日刊x1

交易方式:zfb、xy、wx
有需要的姑娘可私信

【莫毛】waiting for you!33

Winsno文斯诺:

小伙伴们一个接一个出现


======================================


第二天一早莫雨起的很早就出门,晚上还是叶凡告诉穆玄英莫雨要加班,让他不要等了。


不过莫雨在办公室也不心安,取消了对穆玄英的隐身可见,偷偷隐身上线,看他偶尔在群里和人聊聊天,翻翻他的微博,天狼君偶尔也会发点吃了什么,路上遇到什么的琐事的微博。


“怎么?坦白失败了?”


叶凡拿了份文件进了办公室,就看到莫雨盯着电脑,皱着眉不知道思考什么。


“也不算失败,不过我觉得让他静两天比较好。”


“不是吧,我以为会是天狼君躲你,竟然是你开始躲他?!”


“这算是躲?”


“不算?你就差没住公司了,早上五点就来公司,晚上十一点才回去,不是师兄我烦,你抻了这么久,到面前了你倒怂了?”


莫雨白了他一眼,谁怂了!


“我只是希望给他时间想清楚。”


 


穆玄英看起来与平时无异,不过只有他自己清楚,知道了莫雨就是雨神就是莫雨哥哥,心里很开心,但是,该怎么面对莫雨,是哥哥还是爱人呢?


 


“毛毛,最近有没有事啊,出来玩啊!”


“小月!好啊,去吃什么?”


“什么都好啊,最近忙的什么都没得吃,什么都想吃啊!”


“好,正好我明天休息,明天见?”


“好啊,好啊!”


 


陈月挂掉电话,看着叶家小凡刚才和他的聊天记录,助攻们也难做啊!


【叶家小凡:月沉姑娘,最新情报!莫雨身份大白于穆玄英了,他和你说没】


【月沉羽毛舞:诶!毛毛竟然没告诉我,结果如何!】


【叶家小凡:莫雨竟然临阵脱逃!现在是他躲小穆】


【月沉羽毛舞:唔……估计毛毛也没想好吧,不然他不论如何都会抓住莫雨说个明白的】


【叶家小凡:倒是没想到师弟这么怂】


【月沉羽毛舞:确实,唉,不过傻毛毛要是没人开导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想通,又到了我这个助攻上线的时刻了】


【叶家小凡:怎么办!】


【月沉羽毛舞:交给我吧!】


【叶家小凡:[握手]】


【月沉羽毛舞:[握手]】


 


穆玄英一路小跑过来,陈月看着穆玄英因为跑来喘的红通通的小脸,这都瘦了一圈了。


“傻毛毛,你急什么。”


“小月,对不起,我来晚了。”


“哎呀没事,没事,你看你,来喝点东西吧”


“好”


等穆玄英终于把气喘匀了,陈月盯着他看了许久。


“小月,怎么了?”


“毛毛,你是不是有事瞒我?”


穆玄英愣了一下,然后想了想,早晚都是要告诉陈月的。


“小月,莫雨哥就是雨神……就是莫雨哥哥。”


“啊?!什么?”


看到陈月一脸惊讶,穆玄英叹了口气。


“真的,叶家小凡就是我公司的前辈,他自己也承认了。”


“哎,早就说让你带我和你家莫雨哥一起吃饭了,没准我早就能识破真相了!”


“唔,是啊,我们都被骗了好几个月啊。”


“那毛毛现在就要和莫雨哥哥过起相亲相爱晃瞎狗眼的甜蜜小生活了吧~”


陈月眉飞色舞,穆玄英只是摇了摇头。


“怎么?你生他气了?也是啊,他骗了你好几个月。”


“我不知道,最近他都早出晚归,在公司我也不太好因为私事找他耽误他工作……”


“你不生气?”


“刚知道的时候是有点生气,但是,他是莫雨哥哥,而且这几个月都对我很好。”


“那不生气就找他说明白呗,你俩现在算什么?小两口吵架?”


“不算吧……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啊,他是莫雨哥哥,但是我们也在一起了……”


“你都说了你们都在一起几个月了,而且莫雨哥哥又不是你亲哥,你怕什么!”


“对哦,莫雨哥哥又不是我亲哥哥,恩,我们确实应该好好聊聊。”


“对吧!想开就好了!”


“这个之后再说吧!说,去吃什么去?”


“我说了什么都想吃,我们走着看吧!”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了走到哪吃到哪的吃货扫荡行动。


两个人吃到撑得走不动了才罢休。


“那毛毛你好好和莫雨哥哥聊聊吧,下次让他给我们买单!”


“恩,嗝,好的。”


两个人各回各家,穆玄英想了想,给莫雨打了这几天第一个电话。


“毛毛?”


“莫雨哥……哥……晚上……晚上你早点回来吧。”


“啊?好的!”


毛毛终于想开了!可以好好聊聊了。


结果等莫雨下班到家,没看到傻毛毛迎接自己。


“毛毛?你在哪?”


“雨……哥……”


莫雨听到了虚弱的呼唤声,在卫生间找到不知道吐了多久的穆玄英。


“毛毛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中午和小月出去吃饭,回来在沙发上睡了一下,醒了胃就不舒服,就吐了。”


“吃错东西了吧?你缓一缓我带你去医院。”


“哦”


等穆玄英好点,莫雨连忙带他去了医院。


莫雨帮穆玄英挂好号转身就看到了熟人。


“裴医生?”


“恩?少谷主?”


莫雨才想起来没自报过姓名。


“莫雨。”


“莫先生,你怎么来医院了?生病了?”


“没有,是朋友,麻烦裴医生照顾一下。”


“好,那我先去忙了。”


莫雨和裴医生打过招呼就去看看在一边休息的穆玄英,穆玄英脸色有些发白,眉头紧皱,看起来很难受。


“有点食物中毒,不用担心,挂个水就好。”


“谢谢……”


莫雨听到裴医生这么说放了心。


“傻毛毛,你跟小月都吃了什么?”


“走到哪吃到哪,吃了多少东西我自己都忘记了……”


莫雨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头开药方的裴医生递过来药方,朝穆玄英一笑。


“天狼君?”


穆玄英愣了愣,是自己知名度太高还是这位医生也是圈内人?


莫雨直接拽着穆玄英离开裴医生的诊疗室。


“雨哥,刚刚那位医生……”


“活人不医”


“啊!不医大大!”


“恩”


穆玄英突然笑了。


“总觉得K市到处是熟人的感觉。”


莫雨找了护士,带穆玄英去打点滴。



【莫毛】waiting for you!17

Winsno文斯诺:

我写的莫毛里都会加点裴洛在里面,好像成习惯了


两个人对戏的那个部分,下一章让月聚聚给你们讲一下到底是什么故事~~~


停电来着,来电来的晚,就才写完- -


===========================================


天狼君被拉到了小黑屋愣了一下,看到这里只有自己和逍遥骤雨。


“雨神,你在吗?”


天狼君话出口就觉得自己有点蠢,雨神要是不在谁把自己拉进来的!


“不在。”


那边冷清的吐出两个字。


天狼君不禁笑了出声,原来雨神还会耍宝?


“咳,时间快到了,我们先来试一试,剧本你看了吧。”


“恩,看了,我还去找了原作看了一下。”


“很好,那你先来试一试第一幕最开始的部分,我和你对一下。”


“恩,好。”


【庄晓谍:“同学,这里有位置。”


邵宇:“你好,我是T大的邵宇,来帮付教授做演示的。”


庄晓谍:“我叫庄晓谍,这的学生,算是打杂的吧。”


庄晓谍一脸不满,但是还忍着的表情让邵宇觉得挺可爱。


邵宇是个对于感情拿得起放得下的,他觉得第一眼庄晓谍就让他很舒服,就更想了解一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菜。


邵宇:“庄生晓梦迷蝴蝶?”


庄晓谍:“前面对了,不过我的谍是间谍的谍。”


邵宇:“哦,抱歉了。”


庄晓谍:“没事,反正你又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


邵宇:“那为表歉意,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庄晓谍:“不用吧,你们下午没课?”


邵宇:“没课,走吧,听说你们学校的烤鱼不错,我们去吃?”


庄晓谍:“那……好吧,我去告诉学姐一声。”】


然后一阵沉默,天狼君紧张的手心都冒汗了,雨神才出声。


“还不错,不过名字的那个部分,‘我的谍是间谍的谍’这里,应该是有些不满,后面那句再无奈,这一段是邵宇刚认识庄晓谍,庄晓谍应该带一点警戒心。”


“恩,我们再来一次。”


两个人把第一幕全对了一遍,天狼君发现已经八点多了,但是月沉也没来叫他们,难道都没到?


往上面的频道一看……人都齐了,但是还没人来叫他们。


“雨神,小月他们都到了,我们……上去吧。”


“不急,你看下还有问题吗?”


“…………好,我再看看。”


 


穆玄英上了YY就把QQ下了,他自然是没有看到QQ里热火朝天的讨论,倒是莫雨一边跟穆玄英对戏,一边看着群里面一双双发现基情的眼睛都闪耀着!


 


19:20


【旁白-七姑娘:我看到了什么!少谷主和天狼小受在少谷主的小黑屋里!!!!】


【编剧-荒漠无烟:what!!!我马上到家!!!】


【旁白-七姑娘:进不去,没用啊/(ㄒoㄒ)/】


【编剧-荒漠无烟:什么时候的事,他俩什么时候上线的啊!】


【旁白-七姑娘:不知道,我上的时候燕大霞在!@报幕-燕大霞 出来!】


【报幕-燕大霞:?怎么了,怎么了?】


【旁白-七姑娘:少谷主和天狼小受什么时候进的频道!!!!】


【报幕-燕大霞:什么?我看看,大概,六点半??】


【编剧-荒漠无烟:燕大霞要你何用!!!!】


【报幕-燕大霞:怎么又是我的错,我平时就挂在那挂着啊。】


【路人A-凭虚御风:怎么了?】


【旁白-七姑娘:风公子我跟你说,少谷主带着天狼毛去小黑屋了!!!】


【路人A-凭虚御风:哦】


【旁白-七姑娘:你就不好奇嘛?!】


【路人A-凭虚御风:还好】


【编剧-荒漠无烟:风公子,你画风不对啊,难道……】


【路人A-凭虚御风:(^-^)】


【旁白-七姑娘:披着风公子皮的不医大大!】


【路人A-凭虚御风:七姑娘真聪明。】


【报幕-燕大霞:小黑屋不够晃,不医大大你也来凑热闹伤害单身狗!】


【路人A-凭虚御风:我用他电脑,正好看你们聊的开心,就来看看。】


19:35


【美工-曲云云:怎么,时间还早?你们在这里聊的这么欢?】


【报幕-燕大霞:小云你没上YY呢吧,这俩女人疯了。】


【美工-曲云云:登录中……看到聊天记录了】


【报幕-燕大霞:我平时挂机都是静音,刚才点开声音就被她们的声讨淹没了,(╥╯^╰╥)】


19:50


【策导-月沉:我刚到家,你们怎么了。】


【编剧-荒漠无烟:聊天记录在上】


【策导-月沉:………………雨神你在窥屏吧!!!!!!】


【策导-月沉:雨神我现在对你意见很大!!!!!】


【编剧-荒漠无烟:诶,摸摸小月,冷静一下】


【旁白-七姑娘:看月沉这反应,雨神真打算勾搭天狼君?小月的发小?】


【报幕-燕大霞:然后月沉暴怒,上演一场青梅竹马VS攻君大戏!】


【宣传-明宇空晴:脑洞好大。】


【旁白-七姑娘:空晴YY不来吗?】


【宣传-明宇空晴:加班中,等下还有个实验要去检查,你们记得有趣的部分录音给我就好】


【编剧-荒漠无烟:交给我们!】


【策导-月沉:好了,能上的都去YY,别在这聊了,让雨神窥屏,我们去聊天。】


【报幕-燕大霞:没看到雨神在线啊,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编剧-荒漠无烟:!燕大侠,你竟然!】


【策导-月沉:你们脑洞太大了,都收一收,上YY!】


【路人A-凭虚御风:在了。】


【策导-月沉:看风公子多听话…………】


【策导-月沉:风公子你是来给不医大大混马甲的吧。】


【路人A-凭虚御风:被发现了】


【策导-月沉:得,你们随意,不用混我也给】


然后热闹就转移到了YY里,少谷主就看不到了,他倒不介意这群人去脑补什么,认识这么久了,大家都只是说说,在当事人提出之前,不会有人真的去往外传八卦的。



【莫毛】waiting for you!14

Winsno文斯诺:

穆玄英录完两个龙套,感觉还不错,戳开了几天没说话的剧组群。


 雨哥终于要走上了撩毛之路了!




==================================


【天狼君:\(^o^)/】


【报幕-燕大霞:呦,天狼同学终于出声了!】


【主受-天狼君:?】


【编剧-荒漠无烟:捕捉一只天狼小受(≧∇≦)ノ】


【路人A-凭虚御风:微博看到天狼君工作了啊,还是坐办公室呢】


【报幕-燕大霞:啥,等我爬去看看】


【旁白-七姑娘:恩,办公室不错,天狼君是干嘛的?】


【主受-天狼君:现在是法律顾问助理,下个月就是正式的法律顾问了】


【路人A-凭虚御风:学法的啊,挺辛苦的吧。】


【主受-天狼君:还行,都差不多】


【编剧-荒漠无烟:诶难得天狼君冒头了,每天热火朝天和我们聊天的月沉呢?】


【路人A-凭虚御风:估计忙着呢吧,她不是也今天搬公司嘛】


【报幕-燕大霞:我去,风公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编剧-荒漠无烟:微博啊。燕大侠,您老到底多落后!=_=】


【报幕-燕大霞:我这一天天忙的,能上个Q就不错了,哪有时间刷微博╮(╯_╰)╭,哦,看到了】


 


穆玄英看着群里话题不知道在哪个方向的大家,原定的第一次现场因为雨神临时出差而失败,之后自己工作搬家陈月搬公司,看起来大家倒也都不急。


 


【策导-月沉:你这一天天忙的,天天在群里蹦跶啊( ̄_, ̄ )】


【主受-天狼君:小月】


【策导-月沉:可忙死我了,终于收拾完了,还好给我们算加班了。】


【路人A-凭虚御风:月沉现在也算K市常驻了?】


【策导-月沉:对的,嘿嘿,以后出来玩就方便了,毕竟一半的人在这边啊。】


【报幕-燕大霞:恩,虽然是隔壁市的,也表示没有压力】


【后期-小阿亮:稍微有点压力= =】


【旁白-七姑娘:没事,他们也不可能天天玩,有个几个月聚一次都不错了。】


【后期-小阿亮:那还好,主要是怕小云累到╮(╯▽╰)╭】


【报幕-燕大霞:又被秀了一脸!】


【策导-月沉:对了,我也忙完了,择日不如撞日,明天拉现场吧!】


【编剧-荒漠无烟:好啊,天狼君是第一次吧= ̄ω ̄=】


【策导-月沉:他以前围观过,不知道亲身上阵,嘿嘿嘿】


【主受-天狼君:我好紧张(⊙ˍ⊙)】


【路人A-凭虚御风:天狼君加油】


【报幕-燕大霞:没事,天狼小受,我们都不会欺负你的,别害怕】


【主攻-逍遥骤雨:恩】


【报幕-燕大霞:我!!!!!我看到了什么?!!!!!】


【旁白-七姑娘:我去,雨神!雨神冒泡了!!!】


【编剧-荒漠无烟:这是我第一次在剧还没开始做之前看到雨神在一个群里,冒了两次泡(⊙ˍ⊙)】


【策导-月沉:那是,我家天狼小受魅力无穷啊!】


【主受-天狼君:?跟我什么关系?】


【旁白-七姑娘:少谷主那句是接着燕大侠说不会欺负你说的,你说和你有关系没有!】


电脑前的穆玄英愣了愣,这种联系,重要么?


不过一转眼这话题就被陈月岔开了


【策导-月沉:好了,你们都没意见就明天晚上八点见了!】


【主受-天狼君:好的】


【歌-活人不医:明天见】


【编剧-荒漠无烟:啊,男神也出现了!】


【歌-活人不医:Σ(⊙▽⊙"a 】


【策导-月沉:我觉得……不医大大马甲后估计是风公子】


【旁白-七姑娘:一个电脑挂两个人的Q,风公子手滑用错号什么的】


【歌-活人不医:七姑娘你真相了】


【旁白-七姑娘:哦!哦!】


【编剧-荒漠无烟:这回皮下的是谁?!!!】


【歌-活人不医:本人,他去洗澡了】


【策导-月沉:请让我自由的脑补一下……】


【歌-活人不医:过度脑补禁止的哦(╯▽╰)】


【策导-月沉:不医大大卖萌(捂心口)】


【报幕-燕大霞:每天都被伤害的单身狗(╥╯^╰╥)】


【旁白-七姑娘:乖乖吃狗粮吧】


【主受-天狼君:什么品种?柴犬比较可爱】


【编剧-荒漠无烟:哈哈哈哈燕大霞,柴犬,哈哈哈】


【报幕-燕大霞:我好歹也是只大型犬!】


【旁白-七姑娘:所以这里有大把狗粮啊】


【报幕-燕大霞:……┭┮﹏┭┮】


【歌-活人不医:下了,晚安】


【报幕-燕大霞:这个点就下了】


【旁白-七姑娘:燕大霞,嘘……】


【策导-月沉:晚安,我们都懂的】


 


然后群里就安静了下来,穆玄英才注意到陈月敲了他好几条信息。


【月沉羽毛舞:傻毛毛,傻毛毛。】


【月沉羽毛舞:在群里说话不理我私聊?】


【月沉羽毛舞:不是让你找雨神交流经验嘛,你怎么还不出手啊!】


【天狼君:小月,我才看到】


【月沉羽毛舞:好吧,就知道你在群里聊得欢就会无视私聊。】


【天狼君:这不是这两天没时间嘛,小月你怎么这么急?】


【月沉羽毛舞:我怎么不急,你赶紧让雨神指导指导你,免得丢人啊。】


【天狼君:o(╯□╰)o,我该说谢谢吗?】


【月沉羽毛舞:不用谢,明天现场,要不你这就去敲雨神,让他指导指导你?】


【天狼君:这……太急了吧。】


【月沉羽毛舞:那你到时候丢人可别怪我。】


【天狼君:我知道了,话说这个时间,他还在线吗?】


【月沉羽毛舞:他不也才在群里冒过泡嘛,应该在,去吧,去吧,我等着你胜利的消息。】



【莫毛】waiting for you!05

Winsno文斯诺:

这章比较长,面基什么的还是挺有趣的。


不过只是面基而已,雨神的三次元信息还是无人知晓的


================================


一周多的时间过得很快。


莫雨和秘书打了声招呼就出了公司,本来也想叫上叶凡,毕竟二次元来讲月沉和叶凡也算老朋友了,可惜最近叶凡家小宝贝生病了,叶凡连公司的事情都不管了,害的莫雨周末还得跑一趟公司。


这个群最开始是个剧组群,当时除了莫雨一半都是新人,莫雨当时通过叶凡认识了月沉,觉得跟月沉聊天感觉还行,剧本也不错,就接了,剧做的很成功,大家都聊得又很来,莫雨觉得这个群还算有趣就没退掉,这个群也一直没散,最后变成了半固定团,群里一半都是自由人,没事就在群里扯扯皮,月沉看到好剧本大家就一起做,混到现在不少人也算圈里的大神了,虽然班底已经被人熟知,但是每次剧剧组名字都不固定,显然也没想成团,结果这群人被圈里笑称“散神团”。这群散神终于有机会相聚一方了,群里一直到见面那天的凌晨都还很热闹,莫雨以为会有不少人迟到,结果意外的是他到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到了。


“大帅哥!让我猜猜,你自己来的一定不是小阿亮,他和小云云火车晚点了,估计现在才下车,也不会是道长,他说要带家属来的,难道…………雨神!!!!!!”


听这称呼莫雨就猜到自己面前的女人就是月沉羽毛舞了。点了点头。


“啊啊啊啊!声音和脸都这么完美的大帅哥!我此生无憾了。”


说着月沉姑娘夸张的扑到凳子上。


“哈哈哈,我们刚才说,要是少谷主现实太残忍,等会儿就让道长家那位医生大人给她做个催眠,让她干脆忘记今天见过面。”


坐在月沉旁的一位看起来比较成熟美女笑着拍了拍手。


“我是叶子青,这是我男朋友阿复。”


叶子青旁边的男人莫雨也不眼生,生意上有合作过,两个人点个头算是打了招呼。


“我是明宇空晴”


看起来很淑女的女子微笑着介绍了自己。


莫雨还没等回应,角落里突然出声吓了大家一跳。


“少谷主不愧是少谷主,我来都没人跟我打招呼……”


“啊!燕大侠你要死啊!吓死人了!又不是没见过你,找什么存在!”


几个女生都投了一记眼刀过去,显然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燕大侠又缩回了角落。


“不好意思我们迟到了。”


两个男人一起推门进来,大家对着看了半天,直到看起来很斯文的男人往前走了一步把另一个人挡在身后叹了口气。


“现在的女生怎么看起来都像饿狼一样?”


几个妹子眼神交流了一下就开始发表议论。


“哎呦,哪个是道长?”


“后面的那只吧,看他家小攻护的紧啊!”


“哦哦哦!活的真人CP啊!”


“是吧,之前YY就听到过声音,挺耳熟。”


“长得也不错,蛮般配的啊!”


几个人谈的热闹,话题中心的两人有点无奈。


“咳咳”


明宇晴空忙咳嗽了两声,唤回几个人的注意力。


“裴叔叔你可别藏着小道长了,我都难得有机会见到他。”


“叔叔?!”


大家的眼光在明宇空晴和带着眼镜的男人之间流转,原来他们认识啊。


“小晴你也在啊。”


躲在“裴叔叔”身后的男人站到大家面前笑着打招呼。


“大家好,我是凭虚御风。”


“风公子,怎么感觉你家这位比你更公子啊,不过以前就想说他声音,有点耳熟啊。”


凭虚御风的声线清朗,配的角色多是儒雅公子,粉丝都称他风公子。因为成名作配的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道长,所以也有人管他叫道长。熟了之后会发现他其实是个热血青年,倒是他家那位,说话总是很冷淡的感觉,大家熟了偶尔也会在YY一起闲聊两句,知道他是个医生工作挺忙。


“我的声音?我不玩网配,不过,以前唱唱歌,那时候叫活人不医。”


“诶!!!风公子家裴医生难道就是几年前退圈的那个古风歌手不医大大!”


在场的人大部分的特别激动,不过像莫雨这种几乎不会关注别人的人,自然不知道活人不医以前也是个什么大神,他只管默默的喝茶。


“快来落座落座,你们还不是最后的,等会儿小阿亮和小云云来了要先惩罚一下他们。”


月沉的话刚落,一个男人推门进来,带着一个可爱的小萝莉。


显然就是最后的小阿亮和曲云云。


“哇!小云云!!!我去!真·萝莉啊!你到底多大啊!”


他们一出现,一群女孩子就把小云云团团围住,平时在YY里曲云云的声音就比较萝莉,真见面了,小云云身高不到150,五官小巧精致,就是一个大写的萌字!


“诶……噫,阿,阿亮!”


小阿亮想去拯救小云云,但是被燕大霞和其他汉子们拉住。


“哎,迟到了,来来来,快,自罚三杯。”


小阿亮一脸为难。


“我……我不太会喝酒啊。”


“没关系,没关系,喝多了我们送你们回旅店。”


“那……那我就喝一杯行吗?”


小阿亮平时在剧组群里就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感觉,难得有了机会一定要当面调戏一下。


“行,一杯也是那意思嘛”


曲云云被怪姐姐们调戏的差不多,往那边一看正好看到小阿亮喝掉了一杯酒。


“等等!别让他喝酒!”


随着曲云云大喊其余妹子们也都看了过去,只见小阿亮一杯啤酒下肚。


“阿亮很容易醉的,等下他撒酒疯你们不要介意啊……不过他醒的也快。”


曲云云跑过去坐到小阿亮旁边,小阿亮喝完就坐到座位上,掏出手机要打电话。


“阿亮,你不用打电话,我在这呢。”


看到曲云云过来了就傻傻的笑了起来。


“小云。”


曲云云叹了口气,笑了笑。


“阿亮,喝点水,醒醒酒,别还没开始你就结束了。”


众人没想到小阿亮酒量那么差,有点尴尬。


“小云,不好意思啊,我们不知道你家阿亮酒量这么差。”


“没事,没事,我们快点吃饭吧,等会儿估计他就醒酒了。”


几个人在饭桌上,都是网上相识多年的朋友,第一次有机会面对面吃饭,自然少不了要酒。


雨神很不给面子,只是晃了晃杯子里的茶水。


“我要开车,不能喝酒。”


裴医生也给风公子面前的杯子倒满茶。


“他身体不好,也不能喝酒。”


大家起了哄倒是让风公子红透了脸,月沉一边笑一边说。


“没事没事,吃好喝好就行。”


平时在群里东聊西聊的互相的信息也就知道了差不多,除了逍遥骤雨,大家对他都是个大写的好奇。


“雨神是工作党吧,复哥刚说以前工作见过你”


“恩”


“哇,少谷主这气场,一定是霸道总裁!”


“差不多。”


见少谷主很少回应,显然并不太想聊三次元相关,大家也就自觉把话题转了向,聊聊八卦,开开玩笑,少谷主也会开两句玩笑,一聊下来发现少谷主知道的八卦也不少,当然其实那都是叶凡时不时在磨叽的,说他需要拉近和群众距离,这些事情需要了解。


一顿饭吃完,关系确实拉近不少,而且地方是大家在群里研究了好几个小时定的,菜色也是大家研究好的,大家吃的尽兴,聊的也开心。


酒足饭饱去商业街逛了一圈,外地难得来的在本地人介绍下买了点特产,然后又去K歌,在KTV唱歌玩游戏,三对情侣弥漫着各种粉红色的泡泡,除了雨神淡定的坐在一边喝饮料,其余人一边起哄一边高呼被晃瞎眼了,月沉凑到雨神身边。


“雨神,帮个忙?”


莫雨看了眼月沉,月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莫雨猜她找自己估计就是剧方面的事情。


“恩,说吧。”


“无烟她们那个剧差个ED,主役攻受好像都太忙了,反正雨神你是那个剧旁白,顺便帮忙唱一下吧~!”


莫雨倒是不介意帮个忙,但是自己好像也在那个剧的剧组群为什么不是导演或者策划来找他,而且


“那个ED,是合唱吧,我和谁唱?”


“嘿嘿,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那个也是我来搞定,你放心保证是配得上你的声音的!”


莫雨见面发现月沉这姑娘比网上更有意思,唱个歌而已,答应了。


陈月觉得跟雨神有点相见恨晚,本来还想聊点别的,不过看了眼表,快到十二点了,招呼大家撤退。


“哎,不早了,大家这次先到这吧,外地来的几个赶快回去休息吧。”


大家再吃饭的时候已经喝了不少了,在KTV又闹腾一圈,确实都有些累了,月沉离K市近,平时也没少来,早就替该定旅店的都定好了地方,于是这次聚会在大家的欢声笑语中圆满结束。


 



〔镇魂〕原著语录摘记黑皮本

十载酒:


*一个整理 日常吹甜1/1

*作为一看完就二刷三刷的小说我好想为它献出灵魂,昏了。我说里面没有那么多华美瑰丽句子,但笔墨之间不消多琢磨就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乃至震颤到心魂。@子曰: “镇魂是场景式的印象深刻”,深以为然。

在这之前我从未能得见,始自远古混沌的星火燎遍四海八荒,千百年的岁月只够在留下的人身上刻下一个恒久不移的符号。磨灭不了他恪守万世的诺言,亦涤荡不尽他的喧嚣至极甚至狂妄。如此一段爱情壮阔到了极致,坚韧到不惧任何生死轮回,而后归于平淡的山河人间。

无论世人是否知晓,他们从来都是撑起天地的铮铮脊骨。

——毕竟当初他们的故事流过我耳边时,我不会想到,以后是这样喜欢他们。

废话说多了,剧情顺序,以下。



-

1“生死是大事,这世界上,只有两件事可以让人为之赴死。一个是为了家国而死,那是为了成全忠孝,一个是为了知己而死,那是为了成全自己。”

2“日晷一天转一圈,日头就东升西落一次,周而复始,象征生生不息、轮回不止的意思。”

3“但也有种说法,认为轮回是个不断‘杀死’的过程,新陈交替,失去的永远失去,过去的再不重来,转过一刻,就只能回望不能倒回,而转过一轮,就连回头也不知道要看向哪里。”

4“我讨厌一切圆的东西,生生死死,没完没了。”

5“轮回晷,轮回晷,三生石上转三遍,你半生来我半世,不求同生求同死。”

6“今夜子时,某前来拜会,叨扰之处,万望见谅”。

7“你想,要是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你那么爱他,宁可用半辈子换他,他却不知道为什么,再一次在自己面前没了,那是什么滋味?”

8 上呈三十三天,下去十八层狱,天地人神,一切魂魄但凡有因,皆可斩于刀下。

9“有一个人,我和他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也没有,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
“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10“有时候……只要人的意念足够强烈,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可哪怕你心里有再大的执念,也并不能证明它就是对的。”

11“他日阴曹相见,当携公道相候。”

12“大人几百年如一日恪尽职守,对放在心尖上的人也避如洪水猛兽,看似是将克己做到了极致,其实是唯恐自己把持不住么?”
  
13“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买什么房子,认为那都是负担,现在忽然懂了一句话:若得某人为妻,必铸金屋以藏之。”

14“三界六合,总有你不知道的人和不知道的事,也许你确实很有本事,可是托生成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能大得过天地,大得过命吗?人不能活得太傲慢,要是狂得连诸天神佛都不放在眼里,也许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 “我无愧于我心,无愿相求,神佛也好,妖魔也好,谁敢评判我的是非对错?他们崇高伟大他们的,碍着我什么事了?”

15“不提功名利禄那些虚的,也不说升官发财这些远的,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尊严,可不就是封妻荫子、让放在心上的人平平安安的么?”
  
16“缘分这东西不能强求,但要是别人愿意死心塌地地跟着我、照顾我、替我知冷知热,我却连保护人家周全的心都没有,那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叫人么?”
  
17 流年那样无理残忍,稍有踟蹰,它就偷梁换柱,叫人撕心裂肺,再难回头。

18 沈巍这样的人,哪怕有一天粉身碎骨,落到泥沼里,也必然是无比尊贵、叫人不敢亵渎的。

19“没有。那只是我的私心,只是……为了一个人。”

20 他一生杀伐决断,从未曾这样优柔,想来……大概是因为没遇那个真正一喜一怒都牵着他一根心弦的人而已。

21 山中无日月,世上已千年。

22“斩魂使?斩魂使怎么了?我看上了就是我的,其他都给老子玩蛋去!”
   
23 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回家吧。”
  
24“我别的东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只有这一点真心……你要是不接着,那就算了吧。”
  
25 人一生不过几十年,转瞬就过去,仿佛浮光掠影,难道自己就连这么一点罅隙间的光阴都不配有吗?
  
26“我接住了。”
“我接住了,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哪怕你有一天烦了、厌了、想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27 世界上从来不是任何东西都能超度,要是那样,就不会有镇魂令和特别调查处的存在,你愿意送他过三千弱水,人家说不定一步也不愿意挪动呢。

28“九幽听令,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天地人神,皆可杀——”
  
29 一个人要是恨到了极致,心里是容不下任何柔软的感情的,因此他亲手斩断自己和人世间的一切牵挂,以后,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唤起他一丝一毫的留恋和好意了。
  
30 功德笔,黑笔记过,红笔记功,一左一右,管你是大善大恶,还是大奸大忠,只要这么一笔勾上去,一切都能一笔勾销。
 
31 为功德而积善,为报应而避恶,功德既生,则本心已死,纯善已死。

32“你帅不帅都没什么关系,我不在意。哪怕你五大三粗,头生癞脚生疮、歪瓜裂枣,在我心里,也并没有什么不同的。”

33“那你我……难道不算是人鬼殊途?”
-“你怎么一样?我那么喜欢你。”


34“只要他还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负。”

35 从洪荒伊始、万物有灵时,一直到如今,沧海桑田已经变换了不知多少次,他依然固守着一个当事人都已经忘了的承诺,就好像他一辈子都是为这么一句话而活。
  
36“什么人这么狂妄,张嘴就给人起大名?”
-“只是个路上偶遇的人。”

37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38 命运有时候之所以无从反驳,是因为它悄无声息。

39 人事有代谢,往来无古今,回头看不用多远,只区区五千年,就有无数神祇升起又陨落,与蝼蚁一般的凡人殊无二致,天地间,原来从没有什么能一直高高在上。

40“我说你晚了,不是这一年半载的晚,你大概已经晚了几千年了。”

41 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未灼已化之魂。

42 赤水之北,承天接地,万九千之大丘,天人之故里。浩然之巅,览六合渺海内,为三十六山川之始,宇内万物之纲。
此名昆仑。

43 “爱情,是一种非常坚韧、也非常脆弱的东西,也许受到阻挠和压迫的时候,它会产生极大的力量,变成某种近乎伟大的感情,这也是为什么它从古至今一直受到歌颂。”

44“可是世界上有一种人,不是那种你怎么看怎么好,怎么闭月羞花,怎么非卿不可、就想从此君王不早朝了,而是你觉得,要是你对不起他,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

45“人这一辈子,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一是长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恶,四是生死。”
  
46“全天下的人都对不起我,但是你没有。”
“上下五千年,天上人间,你就只想和我说这一句话吗?”

47“自古有轻生酬知己,我既然肯为了你死,当然也肯为你活着,我求仁得仁。你一直也没掉过眼泪,别为了我哭。”



48“他们都想要回他们的昆仑君,其实我私心里也想——如果有一天,你能想起来那些事,我就可以跟你说,你看,我答应过你的,全都做到了,没有一丝折扣,没有一句食言,那时候你会给我什么样的表情呢?”
  
49“我当一个高高兴兴的凡人,你来替我扛着么?你凭什么?”
    “你那天答应了我,其实也只是想凡人一生也就七八十岁,一眨眼就过去,死生轮回一场,我又会忘记你,你想最后陪我走完这一段,然后效仿女娲吗?”

50“我死也不会答应,我粉身碎骨、魂飞魄散也不会答应!”

51 梦不知何时醒、何时灭,纵然天崩地裂,也见不得天日,原来都是青天白日下不敢细想的思量……那是从来无处表白的,那些生不得、死不得、忘不得也记不得的心。
  
52“我特么一个纯一,你就算……你、你就不能对我稍微客气点吗?”

53可是神性和魔性并存,让他们比世界上任何一种东西都能滋生千奇百怪的感情——嫉妒、仇恨、偏执、克制……与无与伦比的爱憎。

54当年被盘古劈开的混沌似乎融入了天地万物里,自行更迭不休,大善大恶、大智大勇,都会以一种睥睨天下的姿态横空出世,却又无疾而终。

55 盘古穷尽终身分开了天地,将这一片一无所有的黑暗敲碎,最后迫于天意,力竭而亡,大荒中餐风露宿长大的神祇们,他们又凭什么要向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卑躬屈膝?凭什么受它的摆布,走向一个既定悲剧的落幕呢?
  
56“我要颛顼之民殉我清白一片的洪荒大地,我要天地再不相连,化外莫须有的神明再难以窥探,我要天路断绝,世间万物如同伏羲八卦一般阴阳相生,自成一体,我要没有人能再摆布我的命运,没有人能评断我的功过,我要把大不敬之地处枯死的神木削成笔,每个生灵自己写自己的功过是非——我要把这一切肃清。”
  
57“其他的,尽管都冲我来。有本事,就一道天雷劈下来,劈开昆仑山,劈死我这个人,不然我不服。”

58“可我想试试。无论如何,我想试试……就算死,我也想死得像昆仑山,不是哪个荒郊野外的小坟包。”

59 在这个世界上,难道只有不够强大、又足够蒙昧,才能短暂而愚蠢地活下去么?

60“有名字吗?你叫什么?”
“……嵬。”
“哪个嵬?”
“……山鬼。”
“山鬼?应景,只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得了。”

61“生不由己,不如不生,你倒是个知己。”

62“你堪不破长久,看不透是非,分不清善恶,辨不明生死,怎么敢违抗天道?”

63“不,我对一切无能为力,起码……起码还能保全你。”

64“我确实是第一眼见到你,就三魂去了七魄,从此再也忘不了了。”
  
65“大、大大大美人,洒家觉得这辈子值了。”

66“没什么,那时我什么也不懂,你对我很好,带我访遍名山大川,走走停停。可惜女娲还没有把天补好,你总是说,漫天淫雨,连大好山河也不好看了,我却觉得没什么,那是我一辈子看过得最好的风景。”

67“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把那些和你在一起过的人,那些看见过你的人的眼睛都挖出来吗?”

68“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69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70 镇魂灯是给黄泉路上的幽魂指路的,一辈子忘不了的东西有多少,黄泉路就有多长。


“至死方生”,道尽了轮回的真谛。
  
71 传说生于世间,除了宿命般求不得之苦,大多的苦楚来自于想得太多,读书太少,书是先圣留下的,可是曾经那些先圣们,他们生于混沌,压根无书可读,无人能解惑,只能怀着对天地的诸多疑问,跌跌撞撞地一路走下来,想来是极度焦虑痛苦的吧……乃至于向心上人说一句心中所想,都挑不出一句合适的。

72“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二两,你要?拿去。”

73“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是……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第二个人。”

74 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途同归,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
  
75“其实死我也不怕,小昆仑,你不懂,不死不灭不成神,说不定等我们都死光了,你就明白了。”
  
76“会有希望的。如果连最荒芜的地方也能有生命,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77“大封还能撑多久,剩下的日子够我这小小的凡人活半辈子、给我父母养老送终吗?”

78 他难以理解那样死生一掷的豪情,难以想象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飞蛾扑火,更加难以企及他们开天辟地、无所畏惧的大荒往昔。

79 生者的魂与死者的心,也许它们在每一具即将化成尘埃的尸骨中都留着吉光片羽一般的记忆。
  
80“以三生之石,封西方白山。”
未老已衰之石。
“以山河之精,封北方黑水。”
未冷已冻之水。
“以善恶之源,封东方碧顷。”
未生已死之身。
“以神祇之魂,封南方大火。”
未灼已化之魂。
 
81“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82 他历尽百世百劫,初心未改,身上的功德足以与造人的女娲媲美,然而无福无泽,无幸无运,沉默而无知——哪怕这个年轻人点起了最后的镇魂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真正结束了与混沌之间的斗争,那么的了不起。

83 人心存污,常忧思而多苦,固怒而生怨,尽可为不可为之事,唯不作恶三字,乃天下大善,可济世镇魂者,无他耳。

- fin -

脑洞堆尸处:

长途奔袭,在我满地撒泼打滚的要求之下,终于得到了停车拍照的机会…😂😂
官方认证,总算是打卡成功死心了。
这个碑在格尔木附近,109国道上,比起长白山,青藏线更难走,危险也多,有打卡意向的小伙伴请注意安全。
最后,昆仑山真的是荒山秃岭,便宜卖地皮都没人要的那种,我算是明白赵云澜为啥不回来住了…
有视频,待会等我研究一下,看能不能发出来。